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復旦投毒案二審開庭



向前
向後




圖說:庭審中,林森浩一度情緒失控,低頭痛哭。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 蕭君瑋 攝
  【新民網·獨家報道】庭審現場,林森浩一度情緒失控,低頭痛哭。“我是一個很‘空’的人,我沒什麼價值觀。”林森浩說。
  他回憶,3月31日晚,黃洋回來得比平時晚。4月1日早,林森浩聽見,黃洋喝了口水,然後很快吐了出來,說“像魚骨頭卡住的感覺”。隨後,黃洋將飲水機和水桶拿去盥洗室清洗,之後將水桶倒扣在地上。因為害怕黃洋問自己,林森浩一直在裝睡。等黃洋走後,林森浩刷牙後就離開寢室。
  2日中午,林森浩回寢室想“看看黃洋的態度”,感覺他不大舒服,說肚子疼,但精神狀態還不錯。當天晚上得知黃洋住院後,自己慌了。
  3日,慌亂的林森浩在寢室等同學來譴責自己,但卻始終沒有坦白,林森浩說“和一個人的勇氣有關”。
  林森浩稱,在黃洋毒發後,自己第一次見到黃洋父親時,“看到他的樣子我覺得很愧疚”,但仍沒有說出投毒行為,“我覺得和勇氣有關。”而在黃洋毒發後,他曾和同學一起去看過他,“透過玻璃窗,他好像臉帶微笑的樣子,像平常一樣。我當時沒敢跟他說話”,“我心虛,沒敢逗留多久”,但他卻告訴同學,“他(黃洋)大概兩個星期後就能出來”。
  剛被警方帶走時,林森浩一度以為自己可以“調解”出去,以為雙方父母聊一下就可以了。
  林森浩在講到對二甲基亞硝胺的毒性的瞭解時表示,兩年前做大鼠實驗時,並不知道二甲基亞硝胺的毒性,也沒有刻意去查過,當時註射的劑量自己也並不清楚。
  去年3月底,有同學約自己去當血液測評志願者,自己是被檢查的對象。如果不當志願者,自己是進不了實驗室的,也拿不到二甲基亞硝胺。
  林說,他回到寢室後,將部分原液倒入飲水機,註射器內的沒倒。之後看到飲水機呈油黃狀,特別明顯,所以用刷牙杯將水舀起,倒到盥洗室,這樣弄了兩三次,才將飲水機放回原位。
  此後,林有些後怕,才開始上網查二甲基亞硝胺的情況:“想看看這種藥有沒有問題,想找一個自我安慰。”(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胡彥珣 李欣 蕭君瑋 蔡黃浩 李永生 宋寧華 程績)
創作者介紹

599 GTB

dtnltmm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