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駐美國記者 劉平《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23日04版)
  10月20日,美國國務卿克裡高調出席了印度尼西亞第七任總統佐科·維多多的就職典禮。美國國務院高官稱,這凸顯了印尼作為正在崛起的大國的重大作用,體現了美國對亞太特別是東南亞地區的高度重視。分析人士解讀認為,這也是奧巴馬政府試圖拉近與印尼關係的最新舉措。
  在10年前蘇西洛就職印尼總統時,小布什政府並沒有派出內閣部長級人員出席。但在10年之後,美國人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奧巴馬總統在好幾天之前就宣佈,將派克裡代表率團出席佐科的就職儀式,代表團成員包括美國駐印尼大使羅伯特·佈雷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美國和平隊主任海斯勒·雷德利特、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首席幫辦斯科特·馬西爾等高官。
  在美國看來,無論是經濟規模、人口潛力還是地緣政治,印尼都是美國在東南亞及亞太再平衡戰略中不可忽視的民主國家伙伴。印尼是全球第四人口大國、東南亞最大經濟體、二十國集團成員國,也是東盟創始國。印尼還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2.4億人口中90%是穆斯林,被視為“穆斯林民主的典範”、連接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橋梁”。在奧巴馬政府聯合國際社會打擊“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背景下,印尼的地位更顯突出。有報道稱,至少有500名印尼人參加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多年來,印尼當局一直大力打擊國內外的激進伊斯蘭勢力。蘇西洛總統在任時曾表示,印尼堅決反對“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行為和意識形態,因為這與印尼的“建國五項原則”不相容。
  因此,奧巴馬政府一直在努力拉近、拉緊與印尼的關係。2009年奧巴馬上任後,美國政府就恢復了中斷多年的美國與印尼之間的軍事合作關係。2010年奧巴馬首次訪問印尼時,宣佈將兩國關係提升到全面伙伴關係水平。今年7月初,代表印尼鬥爭民主黨的佐科擊敗印尼行動黨候選人普拉波沃,贏得印尼改革以來最激烈的總統競選。在競選成功後,因長相及從政經歷與奧巴馬有幾分相似,佐科被外界稱為“印尼版的奧巴馬”。
  大選結束之後,在印尼國內對大選過程和結果仍存爭議的情況下,奧巴馬就致電佐科,祝賀其當選印尼總統。奧巴馬稱,“這場自由和公平的選舉”展現了印尼人民對民主的追求。奧巴馬重申了美印兩國密切合作關係的重要性,稱他期待與佐科會晤,共同深化兩國關係。
  對此,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印尼問題專家彼得·麥考利表示,奧巴馬冒著風險採取上述行動,是對印尼選舉結果的間接支持,反映出美國發展與印尼關係的急切心情。
  在克裡出訪印尼之前的吹風會上,美國國務院官員稱,克裡此次訪問印尼,首要任務是為打擊“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行動尋求更多幫助。克裡將與印尼新政府及地區國家討論阻止“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從東南亞招募武裝人員、防止強硬派武裝分子返回該地區,以及封鎖武裝分子獲得資金的途徑等問題。克裡還將敦促佐科根據聯合國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的要求,採取更多行動凍結武裝分子的資產。此外,會談還將涉及南海爭端、抗擊埃博拉病毒以及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
  印尼方面,在面臨國內各種政治和經濟困難的情況下,佐科政府的優先考慮,與美國的關切存在明顯“錯位”。作為世界銀行排名中的全球第10大經濟體,印尼近年來被投資者們看好,成為金磚國家之外的新興市場國家的代表。但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印尼經濟陷入泥潭之中,印尼盾大幅度貶值、外資抽逃、通脹高企、增速下滑,印尼一時之間成為“脆弱五國”中的一員。佐科在競選時曾承諾,兩年內將把印尼經濟增長指標提高到7%,而各種國際機構均預測2015年印尼經濟增長率將在5.8%以下,所以佐科面臨的挑戰極大。在政治方面,《紐約時報》10月19日發表的專訪報道稱,在佐科還沒有宣誓就職之前,他就在印尼議會中面臨一個有敵意的反對派聯盟,他們發誓要阻止佐科的每一步行動,還宣稱要對其進行腐敗調查。在佐科看來,國內問題顯然是新政府的第一要務。
  觀察家們註意到,佐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宣佈外交部長等關鍵內閣人選。澳大利亞學者鮑勃·勞里分析稱,除了風格務實、沒有多少政治債務來制約或扭曲其政策選擇這兩點外,外界對佐科政府的外交和防務政策取向知之甚少。但也可以預期,佐科會基於歷史與地緣政治現實的框架來制定對外政策,印尼政府一貫推行的“自由、積極”的對外政策方針不會發生大的變化,重心仍將在東南亞及亞太地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埃米爾扎分析說,佐科領導下的印尼,將繼續把外交重點放在建立互信、妥善處理地區糾紛上;印尼還可能會推動東盟“向內轉”。美國是否能夠從佐科政府那裡得到他們想要的支持,目前尚不得而知。
  其實,一段時間以來,印尼對美國在全球和亞太地區的一些做法已經心存不滿,在上個月蘇西洛的訪美行程中,這種不滿有所體現。在作為印尼總統的最後一次出訪之中,蘇西洛9月末在訪問紐約和華盛頓時強調,除了當前打擊“伊斯蘭國”的軍事手段外,美國應該重視運用建設性的外交手段。蘇西洛稱,結束戰爭比發動戰爭要困難得多,當前伊斯蘭世界與西方之間的緊張關係仍在繼續,“仇恨、恐懼和羞辱”的惡性循環仍在繼續。蘇西洛呼籲,作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在幫助創建一個和平、正義和繁榮世界的事業中負有重要責任,國際社會高度希望美國能夠發揮一種“建設性、明智和有利於所有國家的領導作用”。
  對於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蘇西洛稱,美國應該使該戰略與亞太特別是東南亞地區已有的機制更加“協調一致和互補”。蘇西洛表示,近年來,東南亞地區國家已經簽署了20多個海上協議來解決地區爭端,“東南亞國家通過內部協商解決的老問題越多,就會越有信心,地區和平與合作也會更多”。印尼將與美國、中國等大國平衡發展關係,不會把一個大國置於另一個大國之上。印尼將致力於建立“和平的架構”,也希望世界各大國能夠為此進行努力。
  本報華盛頓10月22日電  (原標題:美國拉攏印尼心情很急切)
創作者介紹

599 GTB

dtnltmm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